构建自己的不为清单

避免去做那些错误的事情,比做对的事情更容易。

在上周的年终总结会上,团队的 leader 为我们分享了他的思考,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他期望自己新的一年里不要做的事,借这个机会也聊聊我认知里不为清单。

什么是不为清单

段永平在投资问答录中说,每个人都应该建立起自己的 stop doing list(不为清单)。他有一个更细节的阐述:

如果你不知道或者不清楚什么是对的事情,那么你要清楚地知道什么是错误的事情,然后避免去做那些错误的事情。

无独有偶,查理芒格也说过类似的话:

如果我知道自己会死在哪里,那我就永远不会去那个地方。

我们通常会花时间来构建自己做事的原则,比如说我「要做什么」以及「如何做」,而不为清单恰恰相反,它更多告诉我们的是「不应该做什么」。
当思考做什么才正确时,我们常常会过分迷茫,比如:

  • 在投资里我们希望最低点买入最高点卖出,结果是追涨杀跌
  • 想要加杠杆扩大收益,结果只是增加了本金损失的风险,没有增加任何胜率
  • 不了解公司或底层资产就买入最热门的基金或股票,结果是均值回归,前面涨的越好后面可能就越惨

通过逆向思考,「不为清单」在关键时刻充当过滤器,帮助我们将绝对行不通的选项排除,从而把决策推向正确的方向。「不为清单」就是这样一种工具。

举几个栗子🌰

段永平给 OPPO 和 VIVO 拟定的不为清单包括:

  • 不设销售部,不单独和客户谈价钱,所有客户一个价格,这就节省了非常多的时间,也规避了腐败风险。
  • 不做代工,因为代工的产品没有差异化,长期没有价值。
  • 在杠杆方面,不进行任何有息贷款,这样公司永远不会在资金链的问题上犯错。

通过不为清单,为这两家公司减少了犯错的概率,赢得了长期发展的可能。

我曾经在投资上给自己制定的不为清单有几个要点:

  • 不卖空
  • 不加杠杆
  • 不预测,只应对
  • 不懂不动,不投资自己看不懂的东西
  • 不用自己 3 年内会用到的钱作为长期投资

大部分我都遵守的比较好,但还是用自己 3 年内会用到的钱买入了长期的仓位,最后在需要用钱的时候无奈在低点赎回,损失了大量长期仓位的份额,那一瞬间我对不为清单的作用有了更深的体会。

我回想起去年团队在某一次产品规划的时候,我们没有强调接下来要做多少功能,获取多少用户,而是讲清楚接下来不做什么。有印象的有这些::

  • 不刻意做 DAU,DAU 是用户对我们认可时自然产生的结果,不应该作为目标,动作容易变形。
  • 不做在线的 XMind,世界上不需要第二个 XMind,但也许需要更好用的协同办公脑图。
  • 不做更多新功能,专注在已有功能的打磨和体验问题的修复。

工具类产品做加法很简单,但做减法很难,这些原则在后来产品的迭代过程中,帮助我们拒绝了很多现在看来并不合适的需求和建议,少走了一些弯路。

如何构建自己的不为清单

不为清单在我看来代表了理性和克制,意味着对自己或要做的事情有清晰的认识。
构建自己的不为清单可以从两方面着手:

  1. 吸取领域内前人的经验,理解经验背后的情景,和自己的实际情况结合,内化为自己的经验
  2. 记录下自己想要说“不”时的理由,这些理由往往都是发于心的不想为之。

不为清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随着年龄、阅历、认知、能力的变化,不为清单也需要持续不断地更新迭代,所以现在就开始吧,不必担心是否会过时。它会作为我们人生的底色,一直陪伴在我们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