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自己给开源了

用文字或视频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想法,让我突然有种感觉,像是把自己给“开源”了。

定制拜年

前些年自己很少在网上拜年,觉得不够真诚。今年从毛老师的星球里学到了一种新的方式:先聊起这一年里和 ta 的一个印象最深的时刻,再简单描述一下这个时刻带给自己的所有感受和后续的变化,最后是几句由衷的祝福。

这样不仅能唤醒过去一年的美好回忆,也能让对方感受到真诚和惊喜。

于是我找了一些去年联系较多的朋友,尝试回忆和每个人产生连接的部分,为每个人定制专属的拜年语。在这个过程中,最大的收获是意识到朋友们对自己产生了太多帮助和影响。偶尔也会从反馈中惊喜地发现,自己也给朋友们带去了很多积极的变化。

给别人带来价值,对我来说是自我意义和快乐的重要来源。明年希望用这种方式更大范围地送出祝福,期待能开启更多美好的感受。

让美好的事物穿过我们,让喜欢你的人更喜欢你。

用游戏优化生活

最近在看一本书《游戏改变世界》,里面的一些观点摘录如下。

所有的游戏都有 4 个决定性特征:目标、规则、反馈系统和自愿参与。

这是所有游戏的基本要素。目标是指玩家需要努力达成的具体结果,规则意味着实现目标需要一些限制,反馈系统告诉玩家距离实现目标还有多远,自愿参与意味着玩家都了解并愿意接受目标、规则和反馈。

我们会发现游戏和工作其实挺像的,但为什么我们愿意为游戏心甘情愿的付出很多努力,甚至不惜时间和金钱呢?

也许是因为工作的目标常常不那么明晰,规则也是模糊不清的,工作中取得的成果也很难获得及时的反馈,甚至这份工作都不是你愿意做的事情。

但反过来想,如果能从这几个维度去做优化,是不是能让工作也变的更有意思呢?

满意的工作总是从两件事开始的:
一是明确的目标,二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可操作性步骤。
明确的目标激励我们采取行动:我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而可操作性步骤确保我们立刻朝着目标前进。

这也是我自己克服拖延症的方法。在面对比较复杂和艰难的任务时,我们通常是有明确的目标的,但是如何实现目标,以及想到要解决实现目标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我们会不自觉的心生畏惧。

所以我们要做一次转换,把困难的工作,转换成可落地的任务。任何一项工作,只要我们能够不断向下拆解,一定能拆分成足够细小可完成的任务。在每个任务完成后,我们会获得成长,逐渐有能力解决更高一级的任务。

像乐高一样,从足够小的一块积木开始,最终一块一块把心目中的城堡拼出来。

尝试直播和做视频

放假前心血来潮,想把平时玩游戏的过程录制下来,分享出去。于是连夜在京东下单了一个入门级采集卡,京东的物流一如既往的靠谱,第二天就到了。

采集卡的使用方法很简单,把之前连到显示器上的 HDMI 输出端作为采集卡的输入端,再通过 USB 接口连到电脑上,通过 OBS 等软件就可以获取到视频信号。因为我自己是用在 Switch 上,还额外买了一条 HDMI 线,通过采集卡的环出能力连接到电视上。和之前游玩体验一样,但通过采集卡的中转,具备了视频录制和推流的能力。

春节期间在 B 站直播了几个小时,没有做什么宣传,自然流量确实比较可怜。比较有意思的是第一天直播杀戮尖塔的时候,有个小哥看我还是个新手,跟我在弹幕里唠了一个多小时,也顺利的吸引(骗)到了一个关注。直播结束以后,我就尝试用直播过程中录制的视频,把其中比较精彩的部分剪了出来,发到了 B 站上。

除此以外,还把和媳妇儿一起玩马里奥奥德赛的过程录了下来,准备更新一个主线流程的实况合集。在视频里听到自己当时的反应还挺好玩的。

在这个过程中还是不得不感慨,视频创作要比文字难太多了,不仅需要采集卡、麦克风等硬件设备,还需要对视频、剪辑、配音、配乐等诸多方面进行考量,甚至是视频的封面也需要仔细的琢磨。

不过这个尝试给我输出内容带来了新的启发,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的“副产品”也许能为我们带来不错的原料。比如作为程序员,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,产出技术文章和课程;作为游戏玩家,把直播中的精彩瞬间作为素材,产出视频。当我们苦于没有内容输出时,往往是忽略了离自己最近的这些稀松平常的事情。

用文字或视频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想法,让我突然有种感觉,像是把自己给“开源”了。

每一次点赞都是对我的认可,每一条留言都是推动我变化的 issue,每一次产生的连接和交流都是为我添加的 pr,让我变的更好。

这可能就是今年最有趣的开源工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