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小树 #31 Figma 的成功之道

你好,我是小树。这是我为你写的第 31 封信。每期都会同步更新在微信公众号一颗小树竹白专栏。现在有 107 位朋友订阅了这封信,也欢迎你邮件订阅,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推送。

最近看到 Adobe 200 亿美元收购 Figma 的新闻,在查看相关信息的时候发现了一篇 2020 年 6 月的文章 Why Figma Wins,内容很不错,这篇是学习笔记。

长期成功的公司会不断找到下一个业务增长的循环,上面这张图展示了 Figma 走向成功的关键路径。

构成 Figma 核心循环的基础是为设计过程中的每个参与者提供能力,而不仅仅是设计师。

这推动了产品第一阶段的增长和产品的网络效应,其中有三个关键的选择:

  1. 将 Figma 构建为真正的浏览器优先,而不仅仅是将存储存储在云中
  2. Figma 团队在 WebGL 和 CRDT 等新技术方面领先一步,使这种浏览器优先的方法成为可能
  3. 专注于数字产品构建中的矢量图形场景

这张图是 Kevin Kwok 对仅仅使用云端存储和基于浏览器的在线协作的区别。事实上,如果仅仅将文件存储在云端,会面临非常繁琐的信息同步问题,没有真正解决协同效率的问题。

用户的每一次编辑都会产生一个新的副本,进而导致无数碎片化的版本产生,比如《xxx 设计稿定稿 V1.2》这样的文件,不仅繁琐低效,也很难快速反馈设计内容的变化。

另外一个变化是,浏览器优先的策略使得非设计师的协作成本大大降低了,浏览器天然是跨平台的,我们再也不需要下载和学习使用 PhotoShop 或者 Sketch 这种臃肿专业的软件。

Figma 也希望让非设计的角色尽早地参与进来。如果我们在 Figma 中能够将设计规范、产品原型以及设计稿都整合在一起,并且通过在线评论等协作的能力让所有人更早的参与进来,能够大大减少其它参与者的参与门槛,设计师也能更早地收到反馈,减少合作中的摩擦。

Figma 是为团队合作而生的设计工具,而不仅仅是设计师的设计工具。

构成 Figma 第二个增长循环的是企业销售策略和产品的交叉影响效应。

在以往的协作流程中,设计师往往是单向和其他职能的伙伴进行协作,但在 Figma 中可以实现跨团队、跨职能的协作。使用 Figma 的设计师在这些协作中,又会影响其它非设计的伙伴向其它的设计团队传播,从而实现产品在整个组织中的转移。

这种交叉影响产生的网络效应,又会直接影响公司的付费意愿。如果产品经理、工程师甚至 CEO 都认为这个工具很重要,显然要比仅仅能给设计师带来好处而产生的购买决策要容易的多。

越来越多的企业会关注员工的声音,一线的员工对工作中需要的工具更有发言权,而不仅仅是依赖 KP(关键角色)的决策。

因此,自下而上的产品使用扩张,再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销售,实现了 Figma 第二个增长循环。

Figma 正在尝试的第三个增长循环是平台和开放能力。

如果仅仅将创造力维系在公司内部,是比较受限的。Figma 期望能够在公司间推动协作和提高生产力,构建全球范围的网络效应。在 2019 年和 2020 年 Figma 相继推出了插件能力和社区,开始构建自己的平台能力。

仅仅靠 Figma 是不可能满足所有公司的诉求的,因此需要不断提高平台的开放能力,汇集更多公司和人的智慧。这也是产品想要进一步扩大规模行之有效的杠杆。

但开放能力也有不同的做法,Kevin Kwok 认为开放也需要保证使用的体验和一定的约束。比如 Sketch 的插件需要在 Github 下载后在安装,而 Figma 开箱即用;Sketch 的插件比较难以控制安全性、稳定性和性能,而 Figma 会对这些关键环节进行约束,以降低插件的开发成本,提升插件的质量。两者很像安卓和 iOS 的应用策略。

这篇文章无论是从基于浏览器的在线协同本身的价值,还是 B 端产品的销售增长策略,或是通过开放能力进一步撬动增长杠杆,都让我对正在做的协同产品领域有不小的收获,也推荐阅读英文原文。

Adobe 的数字媒体业务总裁 David Wadhwani 说:

Figma 很早就把赌注押在浏览器上,为人们的协同开启了全新的方式。他们是第一个认识到产品设计不仅仅是一个工具:它开始于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头脑风暴;它本质上是多玩家和基于网络的;它需要复杂的设计系统和分析能力。

期望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真正为生产力带来变革的协同工具。

碎碎念

希望国庆能够出京。

谢谢你的关注,我们下期再见。👋🏻


往期推荐

你也可以在这里找到我:即刻Twitter、微信公众号一颗小树

这里是小树的 newsletter。 每周一发布,欢迎订阅
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对你有用,欢迎分享给更多好友。